您所在的位置:化工資訊 > 石化行業熱點 > 正文
張敏:電價實行市場化定價機制,煤價將承壓下行
卓創資訊 李春燕 2019-09-27 14:29:34

   【導語】9月26日,國常會會議決定取消煤電聯動機制,將煤電標桿電價改為基準價+浮動價的定價機制,這將進一步提高電價的市場化程度和水平。基于目前煤炭市場供需格局來看,電力市場化程度提高后,對煤炭市場來說是利空,煤價后期將承壓下行。

   事件回顧:9月26日,國常會決定從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具體電價由發電企業、售電公司、電力用戶等通過協商或競價確定,但明年暫不上浮,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同時,居民、農業等民生范疇用電繼續執行現行目錄電價,確保穩定。

建立電價市場化形成機制的原因

   建立和完善電價市場化形成機制,一方面是為了促進和提高電力市場化交易的水平,從而達到降低生產和生活的用電成本,最終達到降低生產和生活資料成本的目的,提高商品的競爭力水平。另一方面,當前燃煤發電市場化交易電量已占約50%、電價已經明顯低于標桿上網電價,也就是目前現在市場競爭交易形成和產生的真實市場交易電價已經低于各地的標桿電價。

建立市場化電價形成機制,對各方影響

   (1)對用電企業而言,生產成本將進一步下降。整體來看實行電力市場化,最大的受益者還是用電企業,政策導向也傾向于用電企業,通過實行電力市場化后,能進一步促進和提高電力市場化交易的水平,從而降低企業和居民生產和生活的用電成本,最終達到降低生產資料的成本,提高商品的競爭力水平。

   (2)對發電企業而言,后期盈利空間會有收縮。政策中明確指出,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明年暫不上浮,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浮動電價的上漲幅度小于下跌幅度,而且2020年電價只能降不能漲,政策導向不利于燃煤電廠,燃煤發電企業要下調上網電價,電價下調后燃煤電廠的盈利能力會進一步降低。燃煤電廠盈利水平下降后,就只能打壓煤價。

   (3)對煤炭企業而言,后期煤價會繼續承壓。2020年電價只能降不能漲而且電價的上浮比例小于下浮比例,電廠利益要更多的向用電企業傾斜,因此電廠會維護自身利益只能向煤企施壓和索要利潤,因此打壓煤炭價格是必然。在當前煤炭市場供需格局不斷偏寬松的狀態下,發電企業會進一步打壓煤價,煤炭市場價格將承壓下行,其中影響最大的是2020年的年度長協基準價格。

   2016年年底確定的年度長協基準價是535元/噸,而目前增值稅稅率累計下調了4個百分點,這4個百分點的減負讓利應該是給下游的,但是電煤長協基準價并未調整。現要提高電價的市場化程度,目的就是為了降低電價,電價降低后,燃煤電廠企業盈利受損,打壓煤價是必然。

   因此未來煤企勢必要把減稅降負的政策紅利讓渡給下游發電企業。如果明年的長協價把這4個稅點降下來,對應的年度長協的基準價應該是517元/噸,而目前電煤價格綠色區間的范圍是500-570,對應著煤炭的綠色價格區間的范圍也會降至482-552元/噸之間,因此2020年電煤市場價格降至550元/噸以下,長協煤基準價格降至520元/噸以下或是必然。

供給側改革紅利消退,未來煤炭價格重心下移

   在國內供應穩步提升和供給側結構性改改革的大背景下,2019年國內煤炭市場淡旺季波動規律性逐漸削弱,煤價階段性上漲或是下跌均將受到一定限制,并逐漸向綠色區間(500-570元/噸)靠攏。今年全國煤炭價格走勢呈現出兩大特點,一是價格重心整體下移,二是價格波動幅度收窄。以秦皇島港5500大卡動力煤為例,2018年煤價最高值為2月初的770元/噸,全年煤價最低值為4月中旬的565元/噸,兩者價差205元/噸。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9月26日平均價格為603元/噸,同比下跌58元/噸,跌幅達8.77%,全年價格位于580-640元/噸之間運行,從數據中我們可以明顯看見今年煤炭價格重心在下移的同時,波動幅度也有所收窄。

圖1

   當前煤炭市場供需格局趨于寬松。首先從供應來看,國內方面,今年以來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共新建批復煤礦項目30個,合計產能15970萬噸/年,隨著先進產能的加速釋放,晉陜蒙等重點產煤地區煤炭產量得到有效增加,1-8月份,全國原煤產量240929萬噸,同比增長4.5%。進口煤方面,盡管有關部門對進口煤進行嚴格管控,多地區取消異地報關,但今年進口煤數量仍然不斷攀高,1-8月份,全國進口煤炭22028.4萬噸,同比增長8.1%。需求方面,受貿易戰影響,工業用電不斷疲軟,加上新能源和外來電的不斷擠壓,今年沿海六大電廠耗煤量出現下滑,與此同時在長協煤以及進口煤的有效補庫下,電廠庫存卻居高不下,采購以剛性需求為主,直接對煤價形成打壓。

   后期來看,隨著新增產能陸續投產釋放,國內煤炭供給能力將不斷增強,而下游電廠在高庫存以及低日耗的常態下,用煤需求難以有大幅提升,煤炭價格重心繼續下移將是大概率事件。那從明年1月1日起,實行新的電價定價機制后,電價下行,燃煤電廠盈利受損,這將進一步加大煤價下行的壓力,因此2020年電煤市場價格降至550元/噸以下,長協煤基準價格降至520元/噸以下或是必然。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